幾乎99%的人,都一直認為青樓是妓院。如果你現在還這麼認為,這個概念,到今天為止打住。兩回事!以後不要再亂説了啊。

妓院全世界都有,這並不是漢族的特有文化。而青樓提供的是很高級的服務——愛與自由。

在秦以前,愛與自由是漢人不缺乏的,而從儒家正統時代的漢族皇朝以後,這兩種東西嚴重的缺失。愛的缺失源於包辦婚姻。男人直到結婚後,才知道女人長什麼樣,這跟由荷爾蒙造成的熱情奔放的愛情是一定有大區別的。“自由”的失去,是在儒家統治下,尤其是“士族”階層,由於長期受到儒家教育,接受了儒家禮教,四點鐘跑步上朝,回家對老婆要行周公之禮。完全失去人性本身天然的自由。所以,士族也就成了青樓的核心顧客羣體,其他階層幾乎不可能去青樓。而青樓對於士族來説,有愛情、有自由、鈿頭銀篦擊節碎,喝完酒還可以醉駕馬車。對於士族來説簡直就是一個最自由的地方。

跟青樓相似的,在現代,叫娛樂圈。青樓的老闆手下的女子來源有罪犯、有買來的、有自己生活所迫來的。很像現在的經紀人,通過選秀活動,選出長的漂亮,智商情商都高的。

青樓女首先要有範兒,就是氣質,品味。然後是要有技藝,琴棋書畫至少會兩樣,最後才看外觀容貌。老闆在選到智商情商夠高的,容貌較好的女子後,相當於今天經紀人給你請一堆老師,培訓青樓女舞蹈、彈琴、寫詩。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培訓,是培訓懂“愛情”有風情。也就是知道男人需要什麼,怎麼才能讓男人神韻顛倒。經過這一番的培訓包裝之後,才有了歷史上青樓那些名女!

青樓與妓安院的規模排場,是完全不在一個檔次的。寄願是路邊攤的話,青樓就是大酒樓。在青樓中,一個大院子,只住一位女子,一切生活質量都是最高的。她們絕對不會站在窗前攬客——嗨,後面的觀眾,你們好嗎?

唐寅,《嫦娥執桂圖》上題詩廣寒宮闕舊遊時,鸞鶴天香卷桂旗。姿勢嫦娥愛才子,桂花折與最高枝。

每位客人想進入青樓消費,是有嚴格的篩選過程的,首先就是旗樓賽詩。客人進門後,先要把你寫的詩,寫到旗樓的影壁牆上,服務生看到要抄下來,拿進去給小姐看。如果小姐看不上詩的文筆,直接拒絕客人入內。如果小姐見過這首詩,知道非詩作者,有人代筆,直接轟走。小姐見多識廣,天天的工作就是讀詩、談戀愛。如果一看,是原創、充滿才華的詩,嗯,這個有才!這個可以進來。進來後,不是隻叫這一個人,一般一次叫3、4個這種過了初試的人,參加第二關——打茶圍。也就是要賽茶,要識茶、品茶,要有優秀的談吐表示,此關,小姐依然不現身,只是在簾子後面聽這些人的發言。

這哥兒幾個,就要開始比文化,比知識,比腦筋急轉彎,吟詩作賦,對對聯等,但最後,也沒有人能在第一天就見到小姐。就算小姐已經認可某男,也不會見面。高曉松認為,歷史上最快能見到青樓女子的,就是趙佶了。徽宗第一次去見李師師,是在天快亮了的時候,凌晨4點多吧,李師師出來了,彈了一曲平沙落雁之類的曲子,然後就回去了。其他大部分人,完全見不到小姐。


見不到人,不能着急,如果有人敢因為交了錢,見不到人,就投訴,這院子裏除了小姐是一個人外,還有100多保鏢。有人敢鬧場子,直接暴打一頓扔將出去。所以,必須特別有風度的留一首詩,然後打賞之後,才能離去。整個院子所有服務人員,包括老鴇烏龜茶壺保鏢,至少一人一兩銀子。只是茶錢,就需幾千錢。這是一筆不小的支出。

離去時,身形要有風度,其實小姐就在繡樓上看着客人,他必須走着瀟灑的台步,前後有書童僕人,醉駕馬車顛了。第二天,他又來了,又開始重複前一天的步驟,寫詩,打茶圍,離開。因此還催生了一個行業,替人寫詩,杜十娘,就是愛上了門口替人寫詩的窮書生。

所以,客人一天天的來,實際上就是財力和才力的比拼,直到有些人堅持不住,銀子也花光了,也寫不出詩了,就敗下陣去,直到剩下最後一個人,這時,小姐才輕搖慢步出來。

接下來,開始面試,首先對對子,然後出些題,或彈些曲子,或揮毫潑墨,或拿出國畫鑑賞,通過思想文化的交流,一來二去,產生感覺,最後通過寫馬屁詩,捧的小姐春心萌動,這才算是ok,這時小姐會希望客人包下來。也就不見別的客人了。

古代中國,識字的比例只有2%,就是士大夫階層,剩下98%的人都不認字。更別説寫詩了。當然,除了我沒有提的那件事外,青樓女跟客人實際上,是真正有共同的精神追求的,可見,青樓女子,是當時中國最有文化的女子羣體,青樓女才華到什麼程度呢?

唐寅,《王蜀宮妓圖》上題:“蓮花冠子道人衣,日侍君王宴紫微。花柳不知人已去,年年鬥緣與爭緋。蜀後主每於宮中裹小巾,命宮妓衣道衣,冠蓮花冠,日尋花柳以侍酣宴。蜀之謠已溢耳矣,而主之不挹注之,竟至濫觴。俾後想搖頭之令,不無扼腕。

唐代四大女詩人,一半出自青樓。也就是魚玄機和薛濤。成都現在有薛濤祠,薛濤井。

薛濤【中港集運】

“易求無價寶,難得有情郎”——魚玄機。

白居易的琵琶行,就是寫一位年老的青樓女的。香山居士也是著名的泡在青樓裏的大名士。他筆下的青樓女,年輕時:鈿頭銀篦擊節碎,血色羅裙翻酒污”,到老了,只能是:“門前冷落車馬稀,老大嫁作商人婦,商人重利輕別離,前月浮樑(今景德鎮)買茶去”。

為什麼説青樓、鏢局、科舉是中國古代漢文化的三種特產呢?少數民族跟西方都沒有。少數民族彪悍,不需要鏢局。少數民族自由奔放,山歌一唱就走婚了,完全不受儒家禮教的束縛。西方一直有自由戀愛的傳統,但是皇帝只能娶一個老婆。因為有上帝管着,英王如果想再娶一個老婆,必須把前面一個殺掉。歷史上有英王斬殺好幾個老婆的情況。但是,戀愛是自由的,所以西方不需要青樓,不需要愛和自由的服務,只需要生理服務。

偶爾歐洲上流社會也會出現一點類似與我們青樓女的名女,比如——茶花女。但是茶花女的才華也明顯不夠。跟我們的薛濤差距太大了。只是在公侯之間賣賣笑而已,可是每個女人有自己的選擇,有的不希望過度燃燒愛情,就平淡的過一輩子,15歲嫁人,等年老了,看着子孫滿堂,跟丈夫白頭偕老,想要這種幸福。古代女人也不能管丈夫,丈夫隨時可以休了老婆。甚至在宋朝,女方家長還需要買休。也就是花錢來把女兒買回去。女兒就像財產,如果孃家不買,丈夫可以選擇把老婆賣到青樓。老婆在那時是沒有地位的,她們還不像青樓女,有自己選擇男人的權利,她不喜歡你,可以把你轟出去,甚至根本見不到她。有的是外邊排着隊來的公子名士,你表現不好,給我滾。皇上本人都會來,還有什麼男人選不到?

當然,有一個名女跟好幾個名士好過的,薛濤就跟初唐的幾位名士都好過。反過來,也有一個大名士跟好幾個名女好過的,比如冒譬疆,董小宛年輕就嫁給了他,然後他還跟陳圓圓好過。這種人,高曉松是非常羨慕嫉妒恨,他認為這種人就應該受鞭笞。董小宛為了討他的大老婆二老婆歡心,在家裏殫精竭慮,做最乖的小媳婦。結果28歲就死了。就是這個下場。

所以説,老天給女人的東西是公平的,他不會讓你年輕時可以燃燒熱情,然後年老還有幸福的晚年。高曉松覺得如果真有這種情況,老天爺就瞎了眼。善終是留給那些年輕時沒什麼愛情,丈夫也去青樓,她在家相夫教子,他丈夫總會回來嘛,最多帶一個青樓女回來做老五或者老七,大紅燈籠高高掛裏就有一個是青樓女。但是,大老婆可以跟丈夫白頭偕老,死後可以跟丈夫合葬在一起,但是小老婆就不行,不能合葬。選擇那種人生,平淡但是晚年幸福。那麼青樓女其實是知道自己的未來的,所以,她們的青春就會更猛烈的燃燒。而且,如果趕上了,青樓女還可以為國家效力!

唐寅,《李端端圖》上題詩:“善和坊裏李端端,信是能行白牡丹。誰信揚州金滿市,胭脂價到屬窮酸。”

舉幾個例子:宋江同志,就是鑽到李師師牀底下,他安排108將里長的最帥,最會勾闌之事的燕青,來勾引李師師。李師師就把宋江安排到牀底下,等趙佶來了,正跟李師師那美呢,宋江從裏面爬出來,説我就是那個梁山的宋江,我其實是想招安的,是蔡京童貫他們攔着。結果,徽宗明白了,梁山招安,李師師起了關鍵的串聯作用。

還有就是著名的李香君、柳如是。她們都跟自己的愛人説,堅決不能投降清朝,名士最重要的就是氣節,如果你連氣節都沒有了,你憑什麼讓我愛你?所以她們都是充滿了民族氣節的名女。再近的還有小鳳仙。小鳳仙保護蔡鍔。跑到雲南起義了。

天下人都知道蔡鍔愛美人,不愛江山。

還有賽金花,她更有文化,會説一口德語,她做青樓女時,嫁給了一個外交官,跟着去了德國生活很多年。等外交官死後,回到國內,繼續回青樓。八國聯軍來的時候,總司令是一個德國人,他在體驗中國文化時,遇到了會説德語的賽金花。在賽金花堅決反覆的説服和阻攔下,最終沒有進行大規模屠殺。本來八國聯軍想跟之前燒圓明園的英法聯軍一樣,進行在北京的搶劫。但是在賽金花的勸説下,避免了一場慘劇。

看今天,也很類似,娛樂圈裏的女孩,不能只有外貌,也需要包裝、學習、掌握歌舞技藝,包括愛情也是需要教育。愛情這玩意是越愛越有,多談幾次戀愛,才能越來越會戀愛,越來越深情,越來越有真情。所以你看這些青樓女,很多是有真情的,高曉松最喜歡的一首青樓女寫的詞,就是:是一個宋朝叫嚴蕊的青樓女。她為她的愛人,收到牽連,被抓進官府。戕害她的就是程朱理學的那個“聖人”朱熹。朱熹當時要用政治鬥爭手段害人,跟現在一樣,把你二奶抓起來,嚴刑逼供,交代你的貪污行徑。嚴蕊就被下了大獄,但是無論如何拷打,就是不招。後來主審官換成了岳飛的第三子嶽霖,他覺得這個案子可能有冤情,提出來重審。他提出如果嚴蕊是青樓女,應該會寫詩,要求她立即寫一首詩來自辯,如果你能寫出來,讓我覺得你是冤枉的,我就放了你。

嚴蕊立即作了一首詞,卜算子——“不是愛風塵,似被前緣誤。花落花開自有時,總賴東君主。去也終須去,住也如何住!若得山花插滿頭,莫問奴歸處。”這是高曉松最喜歡的一首詞,詞寫的非常好,所以當庭釋放。

唐寅,《秋風執扇圖》上題詩:“秋來紈扇合收藏,何事佳人重感傷。請託世情詳細看,大都誰不逐炎涼?”

青樓提供的服務,就是這兩項“愛與自由”。

青樓女的命運,自己很難掌握。一旦愛你,就拼了,為了跟你,燃燒青春。這跟現在也很像,那些現代女子做了小三,開始也有愛情,真愛。也企圖扶正,但是被傷了幾次心後,也就成了完全是騙男人錢了。現在雖然沒有青樓了,但是很多好女子也一樣被人追逐,被金錢和各種誘惑吸引,最終淪落。當然,韓國是最明顯啊。經紀人的培養,跟當時的青樓女沒什麼區別。韓國的女演員,經常被要求陪酒。所以最終導致自殺的我們經常聽到。

最後,隨着中國科舉制度的廢除,青樓也就逐漸消失了。沒有科舉,就沒有士大夫階層了,也就沒有愛與自由的需求。民國時候,逐漸變成了交際花。《日出》裏的陳白露就是交際花。

陸小曼有爭議,但是一直到解放前還保留青樓傳統,出色的交際花還是一個人一個大院子,社會上的名流,也都紛紛慕名而來。然後大家在一起聊天,開沙龍,開Party,徐志摩、劉海粟,都是在陸小曼家認識的。

在同一時代,青樓、鏢局、科舉,一起湮滅了。

最後,大家要知道,青樓不是妓院,裏面的女人,不是妓女。青樓裏是我國古代當時社會上最有才華、最有文化、最漂亮的一些女人。而且,她們是文化傳承的重要環境。如果沒有青樓,如果古代一直掃黃打非,我們的那麼多詩詞,連那一點點的音樂,可能就不會創作出來,更不會流傳下來。連柳永,關漢卿的這些偉大的文學遺產都流傳不下來。